简体中文
 繁体中文
 RSS
   怀念旧版
首 页
诺那华藏精舍
一念莲华
教育基金会
圆觉传承
一路顺风到净土
藏经阁
深秘法藏
密法简介
深秘法藏
 经典概要
 莲华生大士开示录
 诺那祖师开示录
 华藏祖师开示录
 智敏慧华金刚上师开示录
  
最近更新
  2019年各分舍行事曆
  2019年「一念蓮華」生命教育
  【五月號圓覺通訊】110期
  【四月號圓覺通訊】109期
  【三月號圓覺通訊】108期
  2019年第三期淨心營報名訊息
  【二月號圓覺通訊】107期
  【公告聲明】澄清及聲明啟事
咒音拨放
 
       智敏慧华金刚上师开示录

密法授受
2007/2/12 诺那华藏精舍 诺那华藏精舍
 
问: 为何修本宗的法,可以即身成就,显教的法则要修三大阿僧祇劫才能成佛?
   
师: 因圆觉宗心法是从根本光明心体上,直指自己本来即佛,只要不住六尘,不着空有,便可直破根本无明而成佛。而显教除禅净二宗外,总是依因明比量,在理上作种种抉择取舍,在枝末无明上,慢慢地除尘,然而根本无明未破,则枝末无明暂除还生,故须历经长远时劫才能成就。
   
问: 何以佛陀住世时,许多众生闻法即开悟;现在的众生,即使遇到殊胜法门,仍难得开悟?
   
师: 佛陀住世时,能亲闻佛陀说法者,多深具福德,业障很薄,因此往往闻法即开悟。如今不但佛陀已圆寂,且为末法时期,人心不净,师资双方皆逊于佛陀住世时甚多,故难以成就。
   
  但本宗有三种殊胜处:一、本宗所传释迦牟尼佛心地法门,一超直入,修处即证处,过去在西藏,只有大喇嘛或法王,才有资格得法,此为法门之殊胜;二、教传、近传之传承不中断,此为加持及口诀殊胜;三、代代祖师皆为大成就者,是为说法者殊胜。合此三者,虽佛已示寂,犹如正法住世。各位有幸受持,若能虔信、切愿、力行,是为善根福德具足,则即身成就并非难事。
   
问: 修密是否需要特殊根器?
   
师: 芸芸众生之中,有缘得识密乘者不多,而能接近密宗无上心法者,更是极少。若非福慧皆备的大根器,又如何得此因缘?故凡入本宗者,应自敬自重,善加珍惜,勤修本宗所传之心法。
   
  本宗一入门之初,即为行者点明‘自身是佛’之理,若能信得过此点,由果位起修,则迅速无比。我今举一例:如人有屋而不自知,还一心计划集木造屋。若经他人告知:此屋即是他所有,只需进屋,便是屋主。则他只要进屋清理多年的尘屑即可,无需从头奠基。何等方便!
   
  本宗对于新皈依者,只要一心净信,四皈依咒及百字明持满十万遍,我们即直接导入心法之门。至今已有不少弟子由此契入,效验颇多。但若屡修却无法契入,即回头修习四加行。如此依根机而设进阶,可减省大部份弟子许多时间。
   
  我们为师者,只有一个心愿,即是一心帮助弟子愈快成就愈好,因此传法上也尽量避免迂回耗时,故希望本宗弟子,珍惜我们所传之法。
   
问: 密宗之法有无高下分别?
   
师: 藏密始自莲华生大士,唐密则始自善无畏。虽然传法有异,成就有快慢,但由究竟观之,则无差别。显密二门所臻之圆满境地,也一无差别。至于东密,则是在唐朝时传至日本的,所传之法,仅属三乘之有相法门,而没有无上部心法。凡此皆是应众生根器所需,而引出之法缘,我们不可妄评高低好坏,能适性契机者即是好。只是由时间来看,修东密需十六生方能成就,藏密若得明师及无上心法,则可即身成就。这只是修途中时间上的差异,若至彼岸,则一切无异。
   
  修心法者,不可起分别心,勿计较,应转识成智,转色法为心法。只要一起分别、计较,则落于相对之尘、色,而离开心法了。
   
问: 平日可否参考其他教派之经书?
   
师: 可以作为参考,但是修持方法则应依本宗法本而修,不可掺杂他派修法。祖师制定法本,每一步骤,均有其佛法上之依据,与修持之验证,若在本宗修法中,夹杂他派修法,反而不相应。又虽然显密各教派均源自佛陀,但若对师父信心不够,则无法蒙受真实利益。倘若杂修各派之法,而不能专依一师一法一本尊深入,则往往因修持之心力分散,使得原先专心一志所修到的境界退失,菩提之路反而变得迂回而反覆。
   
问: 皈依无传承或无阿阇梨资格之上师,后果如何?
   
师: 昔莲华生大士,求法于佛母,佛母云:‘密无师承,不得滥学,宜先灌顶。’大士乃生而成佛者,犹须如此,我们何能免此?密勒日巴尊者亦尝歌云:‘若师不具净传承,求得灌顶有何用?’可知学密必须灌顶,尤须具有一脉相传不中断之传承。
   
  或有不具传承,亦无阿阇梨资格,而为上师者,其人虽甚慈悲,修持亦甚好,但彼为你灌者,恐非诸佛传承之法流,修其所传之法,会白费时间。况有为名闻利养,而自称上师者,师徒恐有共堕金刚地狱之虞。
   
问: 没有传承而自称上师为人传法,将受到何种业报?
   
师: 据闻:过去白教有一法王,不但家中养了二十几只孔雀,并且每到一处,闻说何处有孔雀,必定前往观看。有人问他为何这么喜欢孔雀?他回答:‘这些孔雀,上辈子都是假上师,自己封自己,要像孔雀那么漂亮庄严,因此堕落到畜生道。’此报尚属轻微,业重者要师徒共堕地狱。
   
问: 上师曾开示:助念时不能‘带领’亡者持咒,那平常修法时,能不能观想众生一起持咒修法?
   
师: 本应如此。‘观想’与‘带领’不同,观想是自己观修,可令自己菩提心开展,令心量广大,即使观想整个法界的众生一同修持,亦不会犯戒。
   
  但是,你不可以告诉人、非人等、乃至中阴身,要他们跟自己一同修法持咒。此即‘带领’,亦等于将此法与咒传与对方。未具传承与传法阿阇黎资格之金刚乘弟子,不能传法、传咒。若你‘教’众生一同修持,便是违犯密宗根本三昧耶戒。当然,我知道大家都是因大悲心,想能多利益亡者,但发心大,也必须以持守戒律为根本。若令自他同违密戒,怎能算发心利他?
   
  即使如 华藏祖师住世时,每天晚上修超度大法,有时候一坛,有时一天修二坛,持续三十余年,超度圆满万坛, 华藏祖师之慈悲愿力,不可谓不深广。但他却从未教亡者与其怨亲债主跟着他一齐持咒修法,而且 华藏上师所传下之多种超度法本,也无任何一种,要亡者与超度者一齐修法、持咒。试想:即使超度者是具传法资格之如 华藏上师,纵然咒语普遍如‘六字大明咒’,也未曾如此作。因此,即使诸位的悲心比祖师还大,仍应遵守密宗的戒律。因为,无数的密乘经典,皆明白记载:密法若未经上师灌顶,而妄自修习,即使修持颇有觉受效验,死后仍是堕入金刚地狱。倘若我们诵佛号密咒时,祈请本尊加持,即能令亡者得度,又何须冒犯戒下堕之险,要亡者与自己一同修法持咒,使自他皆不得利益而同堕地狱?有一本经上甚至说:即使地狱之报受完了,还须再堕畜生道。
   
  我们要令亡者往生,一定要依密法传承的规矩,依莲师与祖师的开示,只能‘观想’众生与自己一齐修法持咒,不可告诉他们,要他们与自己一同修法持咒。如此才能对众生有真实的利益。
   
问: 但诺那祖师曾开示:经上师所传的咒,可以转传他人;未经上师传的咒,则可以自己持念,而不能转传他人。
   
师: 那是因为诺那祖师刚到中土,当时中土没有什么金刚上师,所以祖师才做此方便。但是现在我们要找到金刚上师极其容易,就必须依照密戒,由上师传授灌顶。
   
问: 于未成熟诸有情,不得宣说密法。但有时持咒之咒音,为人听到,而好奇问起,又该如何?
   
师: 倘出于大悲使然,而不是以慢心弦耀自己,或标榜本宗,则一般普通显教的咒语,为令对方起信心,权巧宣说其功德利益,则不算违犯。但亦应观察对方根机、与时地因缘而说,免得他人因不了解而毁谤,致遭多生多劫不闻正法,误了众生慧命长养之大事,便是自己弥天之过失,不可不慎。
   
问: 上师传法之后,是否也要为弟子承担业障?
   
师: 上师每传一次法,若弟子不修,上师就要为弟子担点业。因此弟子对上师最大的供养,便是法供养,也就是认真地修法。同样的,对佛菩萨、祖师的供养,亦是以心供为上。
   
问: 何以有人说:‘塔底为最暗之处’?
   
师: 有些弟子,以分别识心看师父,以致于愈*近师父,愈看不到师父的悲心,只看到师父的缺点。连释迦牟尼佛在世时,侍佛二十五年的善星比丘,亦是如此。故云:‘塔底为最暗之处’,实在也是识心作祟。正如《金刚经》所云:‘若以色见我,以音声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能见如来。应观法界性,即导师法身,法性非识境,故彼不能了。’
问: 为何修本宗的法,可以即身成就,显教的法则要修三大阿僧祇劫才能成佛?
   
师: 因圆觉宗心法是从根本光明心体上,直指自己本来即佛,只要不住六尘,不着空有,便可直破根本无明而成佛。而显教除禅净二宗外,总是依因明比量,在理上作种种抉择取舍,在枝末无明上,慢慢地除尘,然而根本无明未破,则枝末无明暂除还生,故须历经长远时劫才能成就。
   
问: 何以佛陀住世时,许多众生闻法即开悟;现在的众生,即使遇到殊胜法门,仍难得开悟?
   
师: 佛陀住世时,能亲闻佛陀说法者,多深具福德,业障很薄,因此往往闻法即开悟。如今不但佛陀已圆寂,且为末法时期,人心不净,师资双方皆逊于佛陀住世时甚多,故难以成就。
   
  但本宗有三种殊胜处:一、本宗所传释迦牟尼佛心地法门,一超直入,修处即证处,过去在西藏,只有大喇嘛或法王,才有资格得法,此为法门之殊胜;二、教传、近传之传承不中断,此为加持及口诀殊胜;三、代代祖师皆为大成就者,是为说法者殊胜。合此三者,虽佛已示寂,犹如正法住世。各位有幸受持,若能虔信、切愿、力行,是为善根福德具足,则即身成就并非难事。
   
问: 修密是否需要特殊根器?
   
师: 芸芸众生之中,有缘得识密乘者不多,而能接近密宗无上心法者,更是极少。若非福慧皆备的大根器,又如何得此因缘?故凡入本宗者,应自敬自重,善加珍惜,勤修本宗所传之心法。
   
  本宗一入门之初,即为行者点明‘自身是佛’之理,若能信得过此点,由果位起修,则迅速无比。我今举一例:如人有屋而不自知,还一心计划集木造屋。若经他人告知:此屋即是他所有,只需进屋,便是屋主。则他只要进屋清理多年的尘屑即可,无需从头奠基。何等方便!
   
  本宗对于新皈依者,只要一心净信,四皈依咒及百字明持满十万遍,我们即直接导入心法之门。至今已有不少弟子由此契入,效验颇多。但若屡修却无法契入,即回头修习四加行。如此依根机而设进阶,可减省大部份弟子许多时间。
   
  我们为师者,只有一个心愿,即是一心帮助弟子愈快成就愈好,因此传法上也尽量避免迂回耗时,故希望本宗弟子,珍惜我们所传之法。
   
问: 密宗之法有无高下分别?
   
师: 藏密始自莲华生大士,唐密则始自善无畏。虽然传法有异,成就有快慢,但由究竟观之,则无差别。显密二门所臻之圆满境地,也一无差别。至于东密,则是在唐朝时传至日本的,所传之法,仅属三乘之有相法门,而没有无上部心法。凡此皆是应众生根器所需,而引出之法缘,我们不可妄评高低好坏,能适性契机者即是好。只是由时间来看,修东密需十六生方能成就,藏密若得明师及无上心法,则可即身成就。这只是修途中时间上的差异,若至彼岸,则一切无异。
   
  修心法者,不可起分别心,勿计较,应转识成智,转色法为心法。只要一起分别、计较,则落于相对之尘、色,而离开心法了。
   
问: 平日可否参考其他教派之经书?
   
师: 可以作为参考,但是修持方法则应依本宗法本而修,不可掺杂他派修法。祖师制定法本,每一步骤,均有其佛法上之依据,与修持之验证,若在本宗修法中,夹杂他派修法,反而不相应。又虽然显密各教派均源自佛陀,但若对师父信心不够,则无法蒙受真实利益。倘若杂修各派之法,而不能专依一师一法一本尊深入,则往往因修持之心力分散,使得原先专心一志所修到的境界退失,菩提之路反而变得迂回而反覆。
   
问: 皈依无传承或无阿阇梨资格之上师,后果如何?
   
师: 昔莲华生大士,求法于佛母,佛母云:‘密无师承,不得滥学,宜先灌顶。’大士乃生而成佛者,犹须如此,我们何能免此?密勒日巴尊者亦尝歌云:‘若师不具净传承,求得灌顶有何用?’可知学密必须灌顶,尤须具有一脉相传不中断之传承。
   
  或有不具传承,亦无阿阇梨资格,而为上师者,其人虽甚慈悲,修持亦甚好,但彼为你灌者,恐非诸佛传承之法流,修其所传之法,会白费时间。况有为名闻利养,而自称上师者,师徒恐有共堕金刚地狱之虞。
   
问: 没有传承而自称上师为人传法,将受到何种业报?
   
师: 据闻:过去白教有一法王,不但家中养了二十几只孔雀,并且每到一处,闻说何处有孔雀,必定前往观看。有人问他为何这么喜欢孔雀?他回答:‘这些孔雀,上辈子都是假上师,自己封自己,要像孔雀那么漂亮庄严,因此堕落到畜生道。’此报尚属轻微,业重者要师徒共堕地狱。
   
问: 上师曾开示:助念时不能‘带领’亡者持咒,那平常修法时,能不能观想众生一起持咒修法?
   
师: 本应如此。‘观想’与‘带领’不同,观想是自己观修,可令自己菩提心开展,令心量广大,即使观想整个法界的众生一同修持,亦不会犯戒。
   
  但是,你不可以告诉人、非人等、乃至中阴身,要他们跟自己一同修法持咒。此即‘带领’,亦等于将此法与咒传与对方。未具传承与传法阿阇黎资格之金刚乘弟子,不能传法、传咒。若你‘教’众生一同修持,便是违犯密宗根本三昧耶戒。当然,我知道大家都是因大悲心,想能多利益亡者,但发心大,也必须以持守戒律为根本。若令自他同违密戒,怎能算发心利他?
   
  即使如 华藏祖师住世时,每天晚上修超度大法,有时候一坛,有时一天修二坛,持续三十余年,超度圆满万坛, 华藏祖师之慈悲愿力,不可谓不深广。但他却从未教亡者与其怨亲债主跟着他一齐持咒修法,而且 华藏上师所传下之多种超度法本,也无任何一种,要亡者与超度者一齐修法、持咒。试想:即使超度者是具传法资格之如 华藏上师,纵然咒语普遍如‘六字大明咒’,也未曾如此作。因此,即使诸位的悲心比祖师还大,仍应遵守密宗的戒律。因为,无数的密乘经典,皆明白记载:密法若未经上师灌顶,而妄自修习,即使修持颇有觉受效验,死后仍是堕入金刚地狱。倘若我们诵佛号密咒时,祈请本尊加持,即能令亡者得度,又何须冒犯戒下堕之险,要亡者与自己一同修法持咒,使自他皆不得利益而同堕地狱?有一本经上甚至说:即使地狱之报受完了,还须再堕畜生道。
   
  我们要令亡者往生,一定要依密法传承的规矩,依莲师与祖师的开示,只能‘观想’众生与自己一齐修法持咒,不可告诉他们,要他们与自己一同修法持咒。如此才能对众生有真实的利益。
   
问: 但诺那祖师曾开示:经上师所传的咒,可以转传他人;未经上师传的咒,则可以自己持念,而不能转传他人。
   
师: 那是因为诺那祖师刚到中土,当时中土没有什么金刚上师,所以祖师才做此方便。但是现在我们要找到金刚上师极其容易,就必须依照密戒,由上师传授灌顶。
   
问: 于未成熟诸有情,不得宣说密法。但有时持咒之咒音,为人听到,而好奇问起,又该如何?
   
师: 倘出于大悲使然,而不是以慢心弦耀自己,或标榜本宗,则一般普通显教的咒语,为令对方起信心,权巧宣说其功德利益,则不算违犯。但亦应观察对方根机、与时地因缘而说,免得他人因不了解而毁谤,致遭多生多劫不闻正法,误了众生慧命长养之大事,便是自己弥天之过失,不可不慎。
   
问: 上师传法之后,是否也要为弟子承担业障?
   
师: 上师每传一次法,若弟子不修,上师就要为弟子担点业。因此弟子对上师最大的供养,便是法供养,也就是认真地修法。同样的,对佛菩萨、祖师的供养,亦是以心供为上。
   
问: 何以有人说:‘塔底为最暗之处’?
   
师: 有些弟子,以分别识心看师父,以致于愈*近师父,愈看不到师父的悲心,只看到师父的缺点。连释迦牟尼佛在世时,侍佛二十五年的善星比丘,亦是如此。故云:‘塔底为最暗之处’,实在也是识心作祟。正如《金刚经》所云:‘若以色见我,以音声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能见如来。应观法界性,即导师法身,法性非识境,故彼不能了。’
列印】 【关闭

榮譽建設:福慧慈緣網絡建設中心 Copyright 2006 - 2008 诺那华藏精舍‧智敏慧华金刚上师教育基金会
劃撥帳號:50348507 戶名:诺那华藏精舍
劃撥帳號:18968189 戶名:智敏慧华上师基金会
Email:hwatsang@gmail.com 联络电话:886-2-2753-26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