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体中文
 繁体中文
 RSS
   怀念旧版
首 页
诺那华藏精舍
一念莲华
教育基金会
圆觉传承
一路顺风到净土
藏经阁
深秘法藏
密法简介
藏经阁
 金刚赠经会典藏
 利生智业
 华藏世界
 智慧莲华
  
  
最近更新
  【二月號圓覺通訊】095期
  2018年各分舍行事曆
  2018年埔里分舍「一念蓮華」
  紀念 慧華金剛上師圓寂十四週
  【一月號圓覺通訊】094期
  新春點燈 祈福平安 【度母殿
  新春點燈 祈福平安 【四面佛
  2017年各分舍行事曆
咒音拨放
 
       金刚赠经会典藏

了生脫死--(贈經會書籍)
2014/12/23 诺那华藏精舍 金剛贈經會
 
【了生脫死】

江陰繆滌源居士編輯
范古農居士校閱

目    錄
重印了生脫死序

了生脫死集自序
了生脫死全集(又名念佛救度中陰法)
中陰之說明
四大分離之循次及狀態
初入中陰境
眷戀情熱之驅使
惡業感招之怖境
勝劣色光之判別
冥界裁判
轉生之方式
轉生天界
轉生四洲
轉人身之揀擇
轉入惡道之情形
轉生傍生
超薦應具之條件
往生淨土
淨土預兆
諸趣預兆
作福
設祭
運掌助昇法
附   錄
智敏慧華金剛上師開示錄—臨終成就與中陰成就
智敏慧華金剛上師開示錄—臨終與中陰成就法的日常觀修
生命之鑰


   重印了生脫死序

   台北金剛贈經會錢君智敏,朱君慧華賢伉儷函詢及「了生脫死」要訣。余即將「了生脫死」一書寄去。囑為再版,以廣流通。復問序於余。余以後學者繼往開來,責無旁貸。於是為之序曰:學佛行人,意欲得大解脫超出三界者,必先明瞭皈依真義,合掌儀式及真義,發菩提心要訣,及修心要訣。若依修心要訣修持,任持諸佛菩薩之一尊聖號,守其六根,念至一心不亂,得六根清淨,塵銷智圓,匯歸法界,此為上品成就也。若依此口訣,念至一心不亂,三昧現前,安住實報莊嚴土,此為中品成就境界。若依此口訣,念至一心不亂,三業清淨,往生方便有餘土,此為下品成就。至修淨土行人,念持名號,念至一心不亂,臨命終時,心不顛倒,即得往生凡聖同居土,帶業往生,此為下下品成就。查淨土要門最重要法本有數種。一、為彌陀十念心要,二、為直生淨土大法,三、為阿彌陀佛無上瑜珈三摩地法,四、為乘蓮花往生要門,五、為阿彌陀佛臨終法要,若依以上諸法中之一門修持,必獲大成就。至中國淨土宗係大眾化方便法門,祇要念持聖號至一心不亂,自力他力,打成一片,即可帶業往生,但品位不高,未免美中不足。倘能依最上乘念佛修心要門,必可得即生成佛。普願修淨土行人其勉諸。是為序。

中華民國六十三年歲次甲寅浴佛節
佛弟子蓮華金剛藏行者吳潤江謹序

   序

   我佛出世。以使有情究竟離苦得樂為大事因緣。故廣為有情。宣說法要。而於念佛往生淨土。處處指歸。無他。以淨土之生。常得見佛。凡所修行。不易退轉也。然十方淨土無量。而令專念西方阿彌陀佛往生極樂世界者。以彌陀願力大故。極樂國土勝故。持名願生易故。西土有文殊普賢馬鳴龍樹天親諸菩薩之所唱導。我國有慧遠道綽善導乃至慈雲蓮池諸祖師之所傳授。晚近有諦閑印光興慈弘一等諸大師之所宣示。爰使此法。如日月經天。江河行地。一切有情若見若聞。莫不依教信受。隨力修持。而捨報自在得生安養者。不可勝數。試一展覽古今往生傳記。有不讚歎此念佛往生淨土法門之能令有情離苦得樂真實不虛者耶。雖然時丁末法。去聖愈遙。而有情根器愈劣。或信不足。或願不切。或行不力。而於念佛往生淨土法門。或未能獲其利益。古今大德。悲心未艾。或設臨終助念之教。或著策終津梁之文。或結淨業助道之團。不一而足。務使念佛之法。無論知與不知。行與不行者。皆沾佛力加被往生淨土之利。猶未已也。劉淨密居士有應用唯識之助生。西藏喇嘛有中陰救度之傳譯。皆足以擴大往生廣弘佛慈。而有裨於法門為無量也。然劉居士之助生。半盜於手術。西藏中陰之救度偏習於修密。或失之麤。或失之煩。而於極樂往生或獨未易收效。爰有繆子滌源婆心懇切。將飭終之法。運用之於中陰救度。使淨宗實際利生。更有把握。著述一編。名曰了生脫死。誠哉淨宗之功臣也。稿既成。囑余校閱並為乞序。余惟此書詳述死生之際及中陰之狀。得未曾有。使念佛同仁習熟之於識海。俾在中陰可以應感。而益以善知識之潛心啟發,則於念佛往生事半功倍。昔余閱藏密之中陰救度法。竊以為彼繁此簡。不若淨宗遠甚。今得此編而以長補短。將有神效不可思議矣。則斯編之行。豈曰小補而已哉。

中華民國二十七年歲次戊寅佛成道日
范古農謹序

   了生脫死集自序

   人生大事。莫如生死。而人生最難解決者。亦莫如生死。生從何來。死歸何處。人人怕死。物物貪生。果何故歟。問之莫不瞠目結舌。無以置答。夫人為萬物之靈。對此絕大問題不能解決。能無憾乎。至近世科學。偏重物質。謂人死後即歸消滅。豈不謬哉。昔季路問事鬼神於孔子。孔子曰。未能事人。焉能事鬼。又問死。予曰。未知生。焉知死。非不知也。儒教以人道設教。凡於鬼神皆不語也。然讀易繫辭云。原始返終。故知生死之說。精氣為物。游魂為變。故知鬼神之情狀。則孔聖於生死問題。顯然獨知默證矣。佛學極致。了生脫死。故其於生死言之獨詳。但教典浩瀚。讀者每興望洋之歎。鄙人有憾於此。久擬編著專集。以供讀者研究。今歲適應范古農老居士之邀約。擔任佛教日報編輯。即擬完成此集。偶於佛籍中發現「中陰救度密法」一書。係西藏格西達瓦桑杜喇嘛所著。其弟子現任英國牛津大學教授伊文思溫慈博士譯為英文。去歲復由張蓮菩提居士迻譯為華文。細閱內容。對死後狀態已言之詳矣。不禁歡呼讚歎。但其上篇所言盡是西藏雙身密法救度。未研密乘者一時讀之殊難了然。為此鄙人特依是篇。編輯一過。再參以「人死問題」「飭終津梁」「人生之最後」三書。以及大小乘經論。窮搜博引。再加以按語。編為是集。名曰「了生脫死」。又名「念佛救度中陰法。」蓋吾國內地通行淨土宗,愚意亦欲仿彼西藏喇嘛之密法救度中陰。而改以念佛救度云爾。惟是鄙人才疏慧淺。茲編所云。又免掛一漏萬。深望 大德長者。有以匡正。不勝罄禱。

中華民國二十六年晚秋
江陰繆滌源自序於上海佛教日報社編輯室

   了生脫死全集(又名念佛救度中陰法)
   

了生脫死。超生極樂。即不生不滅之謂也。然則了生脫死。豈易事哉。須篤信佛法。修持有素。或宿有善根。臨終逢善知識開示。一心念佛。仗佛菩薩力。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。或他方淨佛國土。固絕非若世俗之迷人。妄謂死後即了。蓋未能了生。焉能了死。生而死。死而又生。生死不已。報轉輪迴。又云何了。信佛之人。因於世情看得淡。參得透。認得清。深知世道的是苦。人生的是悲。對於世情認得了了分明。故謂之了生。何謂脫死。即現生無論公私閒忙。一句彌陀全身靠倒。念念趨求樂邦。心心厭離娑婆。臨終決定往生。謂之脫死。然若彼未能了生。未證脫死者。佛典謂入中陰境。中陰七日一死生。七七日始投生。茲編所述。即以念佛法。救度中陰。令其了生脫死。超生極樂也。茲分述於左。如能按旨循序依法救度。即證無生法忍。了生脫死也必矣。

   中陰之說明
   

中陰又譯中有。即凡夫之人現身死時。便名死陰。又譯死有。後生再生。則名生陰。又譯生有。死後尚未轉生。過渡七七四十九日之間。乃別有一身謂之中陰。(俗稱謂靈魂。其實名雖略同。其義迥別。)
   再淺言之。已離此處。未至彼處。已死未生之間。兩邊不著。中間所有。謂之中有。或名識神。即中陰也。惟修持有素。與極善之人。直至所至。或生淨土。或生天界。極惡之人。或墮種種惡趣。不入中陰。普通之人。皆入中陰之階段也。

   按。俱舍論云。欲界中陰之身量。如五六歲小兒。諸根明利。但依於倒心。(倒心謂於男女起淫慾想)

   四大分離之循次及狀態

   人身堅硬屬地。流動屬水。煖氣屬火。動轉屬風。此四種物。遍滿大千世界。故稱為大。

   (地大降於水大)其時人體四週以至一毛孔間。遍覺有重大壓力侵襲內臟。乃至骨節俱感受窒礙之逼迫。其悶重苦痛。難言難宣。故有手足抽搐。筋肉顫動之表現此其證也。

   (水大降於火大)則遍體冷氣襲人。刺入骨髓。內臟肉顫。以至肝腸冰雪。內外霜寒交侵。爐火難祛其苦。雖裸臥冰雪。亦難道其萬一。此時外表色灰白。氣喘身顫。即其證也。

   (火大降於風大)其時生機大半退失。抵抗力薄弱。苦勢更張。風煽火熾。熱盛如焚。內臟外支如煎如蒸。肌肉筋節似刳似割。痛極而變僵木。此時外表面赤神昏。氣出少納。即其證也。

   (風大分離)其時病者之體。忽爾覺受一種如被極狂烈之風。吹拆其體。碎為塵埃。至極支解之痛苦。此時四大各散。六根敗壞。惟聽其神識隨生前造業輕重受報去矣。

   按。如生西方淨土。有阿彌陀佛威神之力。接引而去。或生天界者。有諸天迎接。仗自身善業力。神識離體時。殊有快感。當無如上之苦痛也。惟最要者。家屬人等。切忌哭泣嘈鬧。恐被牽動愛情。貪戀世間。有礙往生。亦不可急忙移動。如抽除墊具。臥褥。洗滌。更衣等等。必須經過八小時後。方可浴身。更衣。入柩。否則八識未全離體。觸動時。感受苦痛。因瞋恚而墮入惡道也。

   又按死者生時。或雖信佛。但其修持懈怠。或因未具深信切願。或因業障深重。臨終昏迷。認為未證往生者。當請淨宗善知識。對死者屍體。或對靈前。為之開示。家屬人等。每日三次輪班念佛救度。引其神識專注蓮邦。蓋此時生方未定。業風可轉。如法施救。令其反妄歸真。轉凡就聖。皆易易也。

   初入中陰境

   人於氣絕命終後。靈識離體未能即得解脫者。大都經過一種昏沉迷惚境況。為時三日半至四日之久。而頓覺清明。謂之初入中陰境。在此一剎那之清明。或可見家屬人等。

   又通常死者離體之業識。每自迷悶。且自計曰。「我豈已死。抑尚未死乎。」彼亦恍惚能見其親屬人等。一一當前。猶如夢中相逢。

   按。此時方不自知其已死。抑未死之際。親屬人等。當每日三次輪班代為念佛救度。(念佛照常課或飭終津梁)仗佛力故。以導其往生極樂。蓋雖有業力。亦不能為阻。譬如日出。昏夜破曉。妙明淨光。自能消滅其業力之黑暗也。又此際死者靈識倏入新界。正自莫知所可。故必趁此念佛以為救度。請善知識開示。使令趨歸樂邦。

   又按。善知識開示云。

   「某某。汝若向水中。或鏡中觀之。不見有面像映現。緣中陰身。已脫離此人間所具血肉等聚之四大色身故。當知已入中陰身境界。惟最切要者。汝此時不可有一念記掛於任何事。當一心專念阿彌陀佛慈父。大悲觀世音菩薩。來相救度。斯時阿彌陀佛。觀世音菩薩。當必立即應感而至。務祈善自作意。」善知識當作如上之朗誦開示(三遍)。家屬一日三次念佛救度。

   眷戀情熱之驅使

   中陰身於未證解脫。未經投生之前。其神識時昧時明。一時忽見某處之親友等。有如同夢中相逢。當向彼等說話。而彼等竟置不理會。於是懊惱莫名。忿怒異常。忽又重聞呼己之名。而哭泣之聲。驟見其眷屬親朋。向其屍身悲號哀泣。或見棹上供設各品。當自計曰。吾已死矣。奈何奈何。此念一生。自覺最極苦痛。猶如紅熱鍋中。被炸之魚。然尚是昏迷。見彼妻子等舉哀哭泣之際。仍是前往柔言撫慰。當告之曰。吾在此。不必哭。而哭泣者。亦置不睬。於是又羞憤交攻。怏怏而去。倏忽因愛見妄執又不能已。匆匆然重復又來。期補前遇之憾。不意所逢所受。仍如前次無聊。如是至再至三。其懊喪之鬱積。愈經愈烈。煩悶之驅使。變本加厲。甚至不願審察其境地之善惡若何。任何代價亦不顧惜。但求託生。以減飄忽無依之苦。因而投入惡道者。比比皆是。

   按。中陰身。縱尚癡戀彼諸眷屬親朋。奈已與隔世。無可奈何。故切勿絲毫有所癡戀。又縱能再得四大之身。亦不過重歷生死之苦。是故當遣除企求生身之妄想。善自安止。一心專求阿彌陀佛。觀世音菩薩。來相救度。善知識當作如上之開示。家屬代為念佛救度。

   惡業感招之怖境

   靈識在中陰界。昏迷復清醒。清醒復昏迷。深感極不安定。極不自在。且有一種極猛烈業風吹無定向。猶如風捲羽毛。任其往復吹送。或起或落。身不由已。漂泊無定。忽焉又有一種法界真空無比大光。驟然閃亮。光芒眩耀。莫可仰視。如秋雲善變。忽現奇形怪相。咄咄逼人。並且此強大光燄照射之中。帶有無比巨大之聲。千倍電雷之烈。聞之驚懼恐怖。心膽俱裂。更有極可怕之食人夜*。執持種種兵仗。呼殺喊打直撲前來。欲斷己命。其數且極眾多。爭先恐後。奔躍而來。或復出現無數食肉野獸。追逐於後。或復為惡人暴客之所逼迫。或復狂風暴雨雷電雹石烏霾密霧將己籠罩。或山崩海嘯。或猛火飛焚。一切所見之相。所聞之聲。使中陰身驚怖欲絕。惶急無措。更已無路可擇。惟有望風狂竄而逃命。乃忽又被追逼至於深不知底。一白。一黑。一紅之三座懸崖絕壁。且已岌岌勢將下墜。此時不得不回身逃入山谷洞穴之中。即轉後身為蛇狼虎豹等身。永淪苦趣矣。

   按。以上所述變現猛烈業風。強大光燄。巨大聲浪。皆自識業力所變現。須知中陰之身。非是血肉之身。乃是一種微薄四大和合之身。所有一切業風。光燄。聲浪。實不能壞之。即一白。一黑。一紅之三座懸崖絕壁。亦無非由自己多生多劫之貪欲。瞋恚。愚癡。三根本毒性所變現。此時惟有如實認知此諸種種。皆為幻識所變現。如今不幸。身歷其境。惟有一心不亂。專求阿彌陀佛。觀世音菩薩。來相救度。善知識當作如上之開示。大眾念佛以資消除其業障。當得超登極樂。永離諸苦也。

   勝劣色光之判別

   中陰身因經歷諸苦。乃自計曰。「傷哉。我今所受。何其苦也。我將往覓任何之有生身體。」因此遂四處狂奔。心意散亂。莫自休止。有時或於橋梁處。阿蘭若(即廟宇)及浮圖(即塔)等處暫一停憩。但不能過久。因中陰身之四大輕微。異於生前色身之粗質。能作勾留。於是又不免深自懊喪。自覺飄蕩。失所憑藉。悶苦惶悚。甚至自念。吾今但欲得人身。任何代價不惜。故輾轉覓取自己舊有軀殼。但屍身早經家屬親友運置入柩。或地葬矣。火葬矣。因無屍可入。乃悲不自勝。心灰意懶。無窮憂苦交攻蝟集。其時即有輪迴六凡道之劣光。倏忽顯現。業力應感何道。彼道之光。當愈益明顯。而現見(天道光)微白。(人道光)淺黃。(阿修羅道光)淡綠。(地獄道光)如黑煙。(餓鬼道光)淡紅。(畜生道光)淺藍。

   又有五方佛界。放射強烈燦爛眩耀藍色光。清淨白光。黃色光。紅色寶燄妙光。強烈紅光。如是等種種佛光。交相互攝。奈因業力故。反畏縮懼怕恐怖佛界放射之種種強烈光。而喜著彼諸天。人。阿修羅。地獄。餓鬼。畜生道。所放射之種種薄弱光。於是即投入六道。永受諸苦矣。

   按。以上所述六凡道光。柔和易入。殊覺可意。但此光係墮落之光。切不可喜著。應急避免。唯當一心誠敬。自己作意。振作精神。念阿彌陀佛。觀世音菩薩。務須捨易就難。毫無怯弱而投入其強烈光。彼強烈光是佛光。是恩光。是解脫光。是超凡入聖光。若舉身投入。即可身登佛國。永享極樂。永離六道沉淪之劇苦也。善知識當作如上之開示。家屬於此七七日中。仍當循次輪班每日三次念佛救度。蓋通常死者之業識。必須經歷七七四十九日迭變中陰之境界。如在此七七期中念佛救度。定能于任何一日。得如法度脫也。

   冥界裁判

   人之生前作善或造惡者。此時有司善之神。以白色小石數記其生前所作之善。又有司惡之神。同時亦現前。以黑色小石數記其生前所作之惡。中陰若一見彼。不禁極其驚懼倉惶。全身抖顫。然尚自愚癡。謊告彼曰。「吾未曾作如彼之惡。」於是司命鬼王。將謂之曰。「吾有業鏡可以照鑑。」即時於其鏡中。凡善惡業。無不朗然顯現。故縱謊言。亦無濟於事。於是即有可怕獄主。以繩繫頸拖之前行。施以極刑。斷頭。刳心。抽腸。吮腦血。食肉。嚙骨。極受痛苦。而得不死。身已碎裂。漸復完整。重受極刑。轉輾不息。

   按。司善惡之神現前數其小石時。切勿驚怖。亦勿謊言。須知中陰身。縱經碎割。亦不死亡。因自身實性。當體本空。何須恐怖。即彼獄主鬼卒。亦皆幻識所變。其體亦空。空能壞空。理無是處也。如面見彼司命鬼王時。即直告此正直無私之王曰。我法名某某。皈依某師座下。於是汝縱受極刑。亦無傷害。善知識當作如上之開示。大眾念佛以救度之。雖已過七七之期。尚未得救度者。亦仍有得度之可能。

   轉生之方式

   死者生時對佛法未具深切信仰。中陰身歧路徘徊。蹉跎莫決。因其妄念熾盛。雖經導示。仍未往生者。乃不覺近至得到生處之候。此時中陰。若遇狂風暴雨冰雹黑闇。及惡類追逐等情。一時交臨。業重障深者。即難受其恐怖。因逃避而反入苦所。若具諸善業之人。則轉至安樂之處。在此千鈞一髮之頃。因宿世未修斷淫工夫。驟見男女兩體交合。邪念妄動心生憎愛。即投入其胎。或為馬。或為雞。或為犬。或為人。投雄者因憎惡其雄。認雌者為絕世美色。將身就之。忽感受一剎那之慾樂。投雌者憎惡其雌。心喜其雄。將身就之。亦感慾樂瞬即昏迷。而失其知覺。此即中陰身滅。而入胎卵矣。歷若干時後。開目之下。始覺已受生一犬子身。因就窩而長大。或為一豕子身。就豕圈而長大。或為一蟻。就蟻穴而長大。或為一蟲。或為一蛆。或為犢。或為羔。當由各各業力應生何道。即生何道。各經其相當之日月年。若干不同之壽命。既受如彼彼之身形。縱欲脫換。亦不可脫。且有盲。聾。闇。啞。愚癡。穢惡。任人宰割等等。其苦痛之劇烈。言莫能盡。

   按。乃至尚有生入餓鬼地獄。苦痛廣如經說。如或幸得天。人。阿修羅。三善道。但皆是輪迴生死大苦。永無休止。善知識當作如下之開示云。

   「哀哉。汝何惡習如是深結也。汝直至今時尚沉淪生死。而未得出離者。即此惡習為之病根也。及今猶不自拔。猶若有所愛憎妒嫉於其間。豈非自陷生死苦海。永無休止。長劫莫出耶。嗟吁。汝今即當猛利振作。永不再生此至極卑劣之愛憎。妒嫉。邪念。污穢心念。汝須如是自呵自警。堅立誓願。決勿自渝。教典有云。惟有此誓願。可閉息胎門。」

   轉生天界

   死者求生之念熾盛。雖經如上種種導示。然極難除其幻妄。故仍未得往生淨土者。此時中陰身因仗善業力。便見天界宮殿。伎女莊嚴。遊戲快樂。種種勝事。心即歡喜。急奔赴之。且有天神持天衣伎樂來迎者。爾時送終之親屬。雖悲啼哭泣。亦不能牽動其心。而反見死者含笑怡悅。顏色清淨。緣中陰心緣天樂。故人世哀啼。亦不復念及。如生陰未成。家屬若遞哀啼。尚足牽累其心。

   按。託生天界。雖較人道為上。但仍在三界。未脫輪迴。難免火宅之苦。何如西方極樂。究意無漏之樂。

   轉生四洲

   中陰身具有不可思議之通靈。此通靈係中陰業力性所感成。能於一剎那間週遊四大部洲。環行彌嚕山王。或於屈伸臂頃。隨念而至任何欲至之處。乃至能具幻法之變現。

   中陰身若感得彼東勝神洲之生處。即當現見一湖。中有鴻雁成群。雌雄追逐。水面遊嬉。若往彼者。即生彼洲。

   按。須善自作意。堅決勿往彼洲。因往彼洲。雖得安樂。但不聞佛法。不能超脫。故不可往。

   中陰身若感得彼南瞻部洲之生處者。亦必現見其中有宮室輝皇者。即是。

   按。苟不免求生者。此為差可。因該洲現有佛法。仍可修持超脫也。(即娑婆世界)

   中陰身將感得彼西牛賀洲之生處者。將見一湖。其岸際有牛嚙草。牝牡俱有者。即是也。

   按。此洲雖饒富厚。然無佛法。不可往彼。但當速反。

   中陰身將感得彼北俱盧洲之生處者。將見一湖。其岸際亦有牲畜。及樹木者。即是。

   按。此洲雖壽長福大。但無佛法。切不可往。故當速反。善知識對靈前當作如上之一一開示。

   轉人身之揀擇

   中陰身雖然流蕩於遠地。但一聞呼召。彼必立即來前。因中陰具有漏通力。且有前知回憶及明白事理之特能。生前雖耳眼不靈。此時聞性無不回復靈敏。奈彼竟為業力所牽。不免重入生死胎門。再臨人世。又中陰身。業經脫離血肉色身。非復粗質礙色。故雖是磬石。山陵。邱壟。泥土。宮室。乃至如彌嚕王山。須彌山。亦能通過。惟除菩提迦雅(即佛之金剛座)。及母體之子宮。不能穿過。(註。一入子宮。即成後身。)

   按。密典有擇胎之要妙。善知識當作如下之開示云。

   「某某。汝善諦聽。以汝多少具有通力。且可週察於上述各大洲地。如見某洲何處有佛法者。即往彼處。若當由不淨之會合物而出生。(此指父精母血等)。汝則忽覺一陣香味。聞而觸著。遂被吸入彼不淨體內。而胚胎矣。惟任何色相現於汝前。(此指胎門情景)。汝切不可作彼物之色相會解。既不可有所貪想。亦不可有所憎惡。因每以善胎誤認惡胎。而以惡胎反誤認作善胎。見善胎不可生喜著心。見惡胎不可生厭惡心。惟一心住於無分別境。否則因業惑邪念。反轉入畜生道中。如有任何胎門現見汝前之時。置之不理。惟一心專誠皈命三寶。并作如下之念言。云。『我今發願。願為世王。或婆羅門。如娑羅樹之偉大長者之子。或為悉地成就者之子。族系淨無點瑕。具備聖教正信。且有廣大福報。堪能利樂眾生。』待見白色光天趣。黃色光人趣。中有妙寶宮殿。堂皇宅舍。乃至美妙園林。放心直入其中。無所顧慮。若是者。自得生於善道。」善知識當作如是導示。(七遍)

   又按如託生下賤之家。便聞種種紛亂威逼等聲。且妄見入於叢竹葦荻等非可意境。如生尊貴之家。便聞種種寂靜美妙等聲。且妄見昇宮殿。居園林等。諸可意境。

   轉入惡道之情形

   死者因業感所遇之黑暗。暴風。巨聲。大雪。雹石。冰刀。不一而足。恐怖欲絕。惟思脫逃。捨命狂奔。則見輝皇宮室。崖穴。地窟。草莽。荒漠。因急切避免。不暇細擇何處。但得避入一處。即不願出。以為出離即遭苦。此種畏難懼出。結果不覺反受下劣之身。而有種種不堪之苦痛也。茲將轉入惡道之情形。略述如下。

   死者之業識將生於阿修羅道時。則見有可愛之樹林。及火輪。兩兩相對旋轉。如見其相。心生可喜。近其前者。即為投入阿修羅道。

   死者業感將生畜生道者。見有山石穴窟或地中深洞。而必欲往者。即為投入畜生道。

   死者業感將生餓鬼道者。將見一無草之平漠。或地中淺洞。朽草枯根等。是為餓鬼道之境界。倘生入其中。餓渴無極。苦痛無窮。鬼趣種類甚繁。莫能悉數。大綱可判為有威德、無威德兩種。有威德者。亦名勢力鬼。具神通。富資財。雖隸鬼籍。不受餓苦。如諸夜*。鳩槃荼之屬。無威德者。大別三類。(一)少餓類。如希祠鬼。希棄鬼之屬。(二)多餓類。如針毛鬼。臭毛鬼。大癭鬼之屬。(三)全餓類。如炬口鬼。針咽鬼。臭口鬼之屬。至威德鬼因生前能行布施。可感鹵簿相迎。受用樂境。如生前為宰官之人。枉屈人民。不順法治。而取財物以用布施。墮鬼神中。作鳩荼鬼。能種種變化。五塵自娛。又瞋狠憤戾。嗜酒食肉之人。生前能行布施。死後墜地行夜*中。常得種種歡喜音樂。飲食。(詳見正法念經卷十六)今不具引。

   死者業感如以地獄為生處者。此時忽聞歌聲。極其悲哀淒切。即入彼中。身不自由。或被驅入內。無法抵抗。其地黑暗。屋宇或黑色。或白色。地中黑洞道路昏暗。其中或烈火焚燒。或寒冰酷冷。乃至無量諸般無比之苦。於中受苦窮年累劫。求出無期。

   又死者業感將生地獄者。自覺身為冷雨寒風所逼。見熱獄火焰熾然。情欣煖故。遂急投之。又應生大寒地獄者。先感自身為熱風盛火所逼。見寒獄涼氣爽然。情欣冷故。亦急投之。繫不能脫矣。

   又死者生前造業之時。每有同伴助成。妄見先時同伴出現其中。觸動舊興。欣然赴之。赴已境界全改。遂受劇苦。

   按。若見以上種種境界。當善自堅決。切不可往。惟一心皈命西方極樂世界。阿彌陀佛。來相救度。善知識當作如上之導示。(七遍)。庶可令其往生。蓋中陰身記憶力。比生前有九倍之強。雖在生或庸。或魯鈍。既入中陰。因業力使之非常靈敏。故善知識如經開示。定有功效。或其信願雖不在西方。然仗念佛之力。亦能改惡趣而轉生人道。或天界。念佛功德決無虛擲也。

   轉生傍生

   死者業感轉生傍生趣者。有胎卵濕化四類。胎卵者。若慳嫉偏強。則投入餓狗等類。瞋習偏強者。為蚨蝮蛇螫。淫習偏強者。為鴛鴦鴿雀。乃至掉戲為彌猴等等。總之根本過患。則在於愚癡。又或於當生之處。見己同類可意有情。遂欣然奔赴。雖假父母因緣和合託生。然拘束條件較人類為簡。故易墮入。濕生者。有嗅知當生之處之香氣。深起愛染。便奔赴其中託生。(所謂香氣。大都均依不淨濕氣為體。亦不無父母遺質化合其間。)至濕氣之所附屬。或腐肉。或穢糞。或其他種種殘壞之物。各視其業之所近而愛染託生。化生者。龍及金翅鳥本四生。(胎卵濕化)惟化生最勝。享用與天同等。中陰若託生此類。其感境界。亦與天來迎相若。

   超薦應具之條件

   依密法言。成就菩提計有三等。上焉者剋期取證。中焉者命終升登。下焉者中陰成就。親屬如為作佛事功德。定有特效。(念佛為主)。蓋中陰身。具有漏通力。故其被種種驚慌恐怖之所驅迫。彼當自計有何善法。令彼脫離。若有種種導示。念佛。超薦。當極感受。願樂欲聞。效力每出意表。但須具有下例三種條件。

   (一) 齋戒。舉家一律持齋。來賓亦不得特設酒肉。其他污穢並須禁戒。

   (二) 誠懇。對於亡者應誠懇思念。以求感通。不可以飾門面為心。不可徒委責於人。

   按。宋屠長卿筆記云。「通州司馬養謙。嘗為亡夫人廣修佛事。數年後其妾暴亡。經宿甦。哭告司馬曰。妾死入冥府。見夫人被閉一暗室。謂在此間苦不可言。請急作功德。以救之。妾曰。夫人亡後。相公大作佛事。都無益耶。夫人曰。經懺薦度。固須慎選有道之僧。尤須主者齋戒至誠。乃滅罪增福。向者沙門誦經堂上。相公弈棋室中。何益之有。司馬聞之。亦大哭。乃擇戒德名僧。清淨嚴肅。作道場三晝夜。」此長卿目睹之事。斯亦孝子賢孫所當知也。

   (三) 揀擇。對於法師。宜揀擇道行真正者而禮聘之。其恣意破戒。及唯利是視之輩。皆勿濫請。

   按。法師如戒律淨行有所缺犯。或於儀規未合。或昏沉。或妄想。中陰具漏通力。以為欺誑於彼。即必自覺失望而悔生。因悔生而發瞋恨。淪入苦趣矣。善知識當作如下之開示云。

   「某某。僧伽身即佛身。當作依法不依人想。任彼作法之人如何錯誤。必因我之意業未盡。譬如照鏡之人。其面不淨。鏡相亦復不淨。是必我自心念本不淨。汝當如是作意。至誠敬愛。則凡所修。變為純白佛事。仍不失歸於自身之利樂。」家屬如延僧為作佛事。可預對靈前導示七遍。雖修法失恭。當仍獲利益。

   往生淨土

   修淨業有素之人。臨終直至所往。即生淨土。不必經如上之種種境界。但七七日中。代為念佛。亦能令其增高品位。功不唐捐。至往生淨土。原本十方均可。惟極樂世界獨推緣厚。往生種種感見。依據觀無量壽經分之為九品。茲謹述於下。

   上品上生感見三聖及無數化佛。百千比丘聲聞大眾。無量諸天。七寶宮殿。現在其前。以金剛臺迎接而去。頓生彼國已。聞佛說法。即獲無生法忍。隨遍歷十方佛土。次第受記。

   上品中生。感見三聖有無量大眾眷屬圍繞。以紫金臺迎之。即生彼國七寶池中。經宿華開見佛。

   上品下生。感三聖與諸菩薩持金蓮華。及五百化佛來迎。即生七寶池中。經一日一夜蓮華乃開。七日之中得見佛面。

   中品上生。感見阿彌陀佛與諸比丘眷屬圍繞。放金色光。現前演說讚歎。己遂坐蓮華臺往生。蓮華尋開。聞妙音聲。得阿羅漢道。

   中品中生。感見阿彌陀佛與諸眷屬放金色光。持七寶蓮華來迎。即生彼國寶池中。經七日華開。讚歎世尊。聞法歡喜得須陀洹果。

   中品下生。此類根機。因聞善知識開示。歡喜信受。乘願而終。不詳境界。惟既生彼國。經七日已。遇觀世音大勢至。聞法歡喜。亦得須陀洹果。

   下品上生。感見化佛化觀音化勢至來迎。即乘寶蓮華隨化佛往生。在寶池中經七七日華開。見二菩薩說法。

   下品中生。先見地獄猛火。後忽化涼風。吹諸天華。華上皆有化佛菩薩。即被迎接而去。生七寶池中。經時六劫。乃得華開。見二菩薩說法。

   下品下生。感見金蓮華。猶如日輪。現在其前。隨即往生。於蓮華中滿十二大劫。方能開敷。見二菩薩說法。以上三種。皆緣善知識開示念佛。及自己懺悔罪愆為主因。

   淨土預兆

   證無生法忍之人。十方淨土皆能隨意往生。凡夫或仗願力。或仗密力。得入淨土。皆屬帶業往生。兩種境界高下不同。其能超娑婆則一。臨終預兆約當人自見。不外淨境現前。最勝者。依正莊嚴畢具。次惟見佛菩薩。又次惟睹蓮華。然皆無與旁人也。若就旁人共感之預兆言之。觀古來聖賢往生遺跡可考據者。計有十種瑞應。

   一心不顛倒。二預知時至。三淨念不失。即念頭獨羨淨土。決棄娑婆。四洗漱更衣。五自能念佛。或出聲。或默念。六端坐合掌。七異香滿室。八光明照身。九天樂鳴空。十說偈勵眾。以上十條瑞應。全具者。生品固高。其但得一。三。五條亦可往生。至神識離體。並非全身一時頓冷。有上身先冷。有下身先冷。偈曰。善業下先冷。惡業上先冷。心留暖最久。餘暖次第捨。出世頂後冷。天面人齊上。餓鬼小腹邊。傍生膝獄腳。依此測驗。死者當來果報。不難加以斷語也。

   按。此偈要義詳解之。善業下先冷者。謂造善業者。神注於上。故下身先冷。上身後冷。造惡業者。神注於下。故上身先冷。下身後冷。乃至出世之人頂上留暖最久。即生西之徵也。

   諸趣預兆

   眾生宿世所造善惡諸業。臨終交湧於心。力強者。輒牽入其於相當境界。善業強。則所顯之境樂。惡業強。所顯之境苦。境樂為生善趣之預兆。境惡為生惡趣之預兆。茲於苦樂中。將牽入何趣者。分條目依守護國界主經中卷十要項略述於下。

   (甲)牽入地獄者。有十五種徵驗。
      (一)于自配偶。男女眷屬。惡眼瞻視。
      (二)舉其兩手。捫摸虛空。
      (三)善知識教。不相隨順。
      (四)悲號。啼泣。嗚咽。流淚。
      (五)大小便利。不知不覺。
      (六)閉目不開。
      (七)常覆頭面。
      (八)側臥飲噉。
      (九)身口臭穢。
      (十)腳膝戰掉。
      (十一)鼻梁欹側。
      (十二)左眼瞤動。俗謂眼跳。
      (十三)兩目變赤。
      (十四)仆面而臥。
      (十五)蜷身左脅著地而臥。

   (乙)牽入餓鬼趣者。有八種徵驗。
      (一)好舔其脣。
      (二)身熱如火。
      (三)常患飢渴。好說飲食。
      (四)張目不合。
      (五)兩目乾枯。如雕孔雀。
      (六)無有小便。大便遺漏。
      (七)右膝先冷。
      (八)右手常拳。即心懷慳吝之表示。

   (丙)牽入傍生趣者。有五種徵驗。
      (一)愛染妻子。貪視不捨。
      (二)蜷手足指。
      (三)遍體流汗。
      (四)出麤澀聲。
      (五)口中咀味。

   (丁)牽入人趣者。有十種徵驗。
      (一)臨終能起善念。謂起柔軟心。福德心。歡喜心。無憂心等。
      (二)身無痛苦。
      (三)少能似語。一心憶念父母。
      (四)于自配偶男女。作憐愍心。如常瞻視。無愛無恚。耳欲常聞兄弟姊妹親識姓名。
      (五)于善于惡。心不錯亂。
      (六)其心正直。無有諂誑。
      (七)知父母親友眷屬善護念我。
      (八)見所管理。心生讚歎。
      (九)遺囑家事。藏舉財寶。示之令出。
      (十)起淨信心。請佛法僧對面皈依。

   (戊)牽入天趣者。亦有十種徵驗。
      (一)起憐愍心。
      (二)發起善心。
      (三)起歡喜心。
      (四)正念現前。
      (五)無諸臭穢。
      (六)鼻無欹側。
      (七)心無恚怒。
      (八)于家財寶。妻子眷屬。心無愛戀。
      (九)眼色清淨。
      (十)仰面含笑。想念天宮當來迎我。

   以上五門徵驗。非必一一全具。惟重要之件。應當表現。可細察之。如天人兩趣。意識皆清。名起善念。然一則惟念天宮。能捨人事。一則頻憶親故。遺囑家務。獄鬼兩趣。意識皆迷。各呈苦況。然一則大乖茲和。狀態丕變。一則獨彰熱燥。飢渴可憫。至傍生趣。汗流聲澀。猶戀眷屬。他經云。將生人趣。有手向虛空作抱物。或拒物勢。與地獄項下兩手捫摸虛空之相頗類似。復有臨終落於無記心。苦樂情形不可見者。凡此等等。欲定當生何處。皆須俟捨暖時再決之。

   作福

   作福之道。布施為主。或取亡人遺資最佳。或由親友集資亦可。遺資作福。亡者定蒙利益。無常經云。「若命終後。當取亡者新好衣服。及以隨身受用之物。可分三份。為其亡者將施佛陀。達摩。僧伽。由斯亡者業障轉輕。獲勝功德福利之益。不應與死屍著好衣等。將以送之。何以故。無利益故。」此印度天竺國。當日所行之法也。至現代情形。應以遺物變易錢幣。莊嚴佛像。印送經典。布施僧伽。若更有餘資。兼及濟貧。放生。種種利益眾生之事。集資作福。亡人若入鬼趣。得益較著。優婆塞戒經第五云。「若父喪已。墮餓鬼中。子為修福。當知即得。若生天中。都不思人中之物。何以故。天上成就勝妙寶故。若入地獄。身受苦惱。不暇思念。是故不得。畜生之中。亦復如是。若謂餓鬼。何緣獨得。以其本有愛貪慳吝。故墮餓鬼。既為餓鬼。常悔本過。思念欲得。是故得之。」此詳鬼趣之得益。然作福之功。終不虛擲。因有其他親屬亡魂。共分得故。本經續云。「若所為者。生餘道中。其餘眷屬。墮餓鬼者。皆悉得之。是故智者。應為餓鬼勤作福德。」

   按。取亡者遺資作福時。先須察亡者生前是否慳吝。如其生前慳吝。見家屬將遺資為作佛事。及行布施。妄見自己之物。今為他有。心生瞋慳。鄙劣不甘之心。如是邪念一生。即當召發業力。立即牽入惡道。善知識或家屬。當作如下之開示云。

   「某某。今為汝將遺資作佛事。或作福德。化有漏為無漏。仗斯功德。當得超生淨土。汝當一心誠求阿彌陀佛。來相救度。對一切遺資遺物。當存棄捨。毫不置念。全無吝惜。不可稍存鄙劣貪著之想。因彼諸世財。縱仍一一與汝。亦不復再能享受。於汝實已無用也。」

   設祭

   設祭切忌殺生。因殺生之業。能重累死者受報。中陰一見此事。即力呼止。奈眷屬人等。陰陽所隔。置若罔聞。殺生如故。於是死者不禁有瞋念生起。如瞋心一起。立即墮入惡道。設祭者切宜注意。若欲祭者。當用素食。香花。乳酪。酥果。地藏經云。「汝所殺害。乃至拜祭。無纖毫之力。利益亡人。但結罪緣。轉增深重。假使來世。或現在生。得獲聖分。生人天中。緣於臨終。被諸眷屬。造是惡因。(即殺生等惡)亦令是命終人。殃累對辨。晚生善處。何況臨命終人。在生未曾有少善根。各據本業。自受惡趣。何忍眷屬。更為增業。」

   順正理論卷三十一略云「有名希祠鬼者。行動自由。能歷異方。如鳥凌空。往還無礙。所以墮此之故。有二。一為生平迷於習俗之論。以為死必作鬼。每希命終之後。子孫餐以飲食。由執此見。兼有宿善。遂流入此類。常餐祠祭。二為生平性愛親知。欲令皆富。惟己所積財物。慳吝居心。雖有餘剩。不能布施。乘斯惡業。亦流此類。以戀生前財物故。故住本舍旁邊。便穢等處。親知追荐。見而生感。頗悔前悋。由此善念。亦餐祠祭之福。」

   灌頂經卷六略云。「生平無善無惡。臨終又不遇他種異熟果出現。死後為鬼。頗得自由。此類之鬼。每棲於自他墳墓中。藉骨骸餘氣以為靈。有祭之者。亦得享受。骸骨既朽。則失所依。而別求未朽而無主者附之。」

   正法念處經卷十六略云。「有名悕望鬼者。生平賣買價值。不以道理。欺誑取物。自鳴得意。布施。誠信。福德。禁戒等。皆非所講。常懷嫉妒。不親善友。命終即墮斯類。是鬼面色皺黑。淚流而下。手腳破裂。頭髮覆面。飢渴逼身。辛酸悲叫。若其子孫。為其先靈設祀。此鬼乃得食之。餘一切食。悉不能受。」

   運掌助昇法(宋堯階居士補錄)

   氣絕後。身未冷盡。仍須近耳喚佛。及敲磬和音不斷。如其全身皆冷。惟有頭頂尚溫。可知生西無疑。不必再喚。但為敲磬念佛。待念至頂溫散盡為要。(足底溫入地獄。膝蓋溫投畜生。腹溫落鬼道。胸溫轉人道。眉間溫登天界。頂溫超生西方。)若探其頭頂先冷。而胸腹膝足等處。或有尚溫。則其性靈尚在溫處。佛聲磬聲。仍不可絕。並可請人用掌運之法。助其性靈由溫處昇向頂門。因生西者。必從頂出也。運掌之法。可平展兩掌。虛覆在溫處之上。惟不可著身。約離身半寸。遂將兩掌用勁向上推運。直至頭頂。兩目精神專注於掌。默想其靈隨掌直向頂門上去。此時口中禱告曰。「南無大慈大悲阿彌陀佛。來接引某某之靈。從頂門出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。決定往生。決定往生。」頻頻運掌。反覆禱告。再念彌陀觀音聖號。如是神注掌運口念。三業並施。倦則換人輪流。或半日。或一日。切勿中止。必至其身各處冷盡。惟留頂溫乃止。此之性靈。既得佛聲磬聲提醒不絕。又得掌運神注助力不息。或遲或早。必能昇向頂門。見佛往生也。然呼喚及掌運之人。能請得念佛功深。慈悲心切者為上。

智敏.慧華金剛上師開示錄—臨終成就與中陰成就

時間:佛曆三O二一(公元一九九四)年元旦
地點:諾那.華藏精舍臺北總舍

   臨終或中陰成就,必須於生前習慣下列修持;

   (1)修本尊法——習慣於自成本尊,佛慢堅固,悲心廣運,與本尊三密相應。

   (2)修體性法——習慣住於空或者明空,知一切法皆由體性幻現。

   (3)修如幻三摩地——於日常生活中,了知一切情世間、器世間都如夢如幻、空幻一如。既知一切皆幻、能所皆幻,即能事事當下不離真心。真心猶如虛空、而無虛空之量,猶如虛空之恆住於法界,它永恆地不生不滅、不垢不淨、不增不減,永恆長住、永恆不動,在體無增減來去,在用卻能恆現法界一切情、器、時世間。恆常安住於此真心,而以如幻之身、修如幻之法、度如幻之眾生、成如如之佛。修此如幻三摩地,當下可同破我法二執,次之,亦可在臨終成就。

   不論住於體性、或者如幻起用,都要恆常如此修,捨報時才有把握,才能契入法性,或者往生本尊剎土。每天早上有如生命的開始;每天晚上做夢,有如到了中陰。若能於每天早起時,就自然深住體性、或者自成本尊,甚至連在夢中也能如此,則於中陰身必能成就;若在夢中不能如此把握,則在中陰身亦不能有絕對的把握。進而乃至每一個念的生滅,都有如一次的生死,每一個念起,都是深住於體性起如幻妙用,念念如此,自然就有絕對的把握。唯有每一個念都做得了主,才能免於輪迴、才能度盡眾生。

臨終成就

一、臨終現象

   (1)四蘊收攝:
   1.色蘊收歸大圓鏡智:身體衰弱,容貌損壞,心智黯昧,眼睛不明。
   2.受蘊收歸平等性智:口水乾枯,耳朵聽覺不靈。
   3.想蘊收歸妙觀察智:無法認人,飲食不能化,鼻子沒有嗅覺,舌無味覺。
   4.行蘊收歸成所作智:不能行世界一切的事情,所有氣息返歸原來的體性。

   (2)四大收攝:
   1.地大攝入水大:身體無法支持安住,識如陽焰、或如朝露。
   2.水大攝入火大:口水乾枯,識如一縷一縷的輕煙在飄。
   3.火大攝入風大:身體慢慢變冷,由手腳開始冷起,識如螢光。
   4.風大攝入識大:外洩便溺、內洩五毒,心如燈光安定不動,如燈罩裡點的煤油燈一樣,不被外面的風所動搖。

   (3)識入中脈:
   1.如月光。
   2.如霧裡的日光。
   3.如黃昏黑暗的餘光。
   4.完全的黑暗。

   (4)自性光明現前。

二、契入臨終自性光明之方法

   (1)修明空三摩地或大空三昧:
   平時能安住法性,此時安住不動,即能自然契入臨終光明,匯歸法性。臨終一念安住明空三摩地,或安住大空三昧,可證法身。

   (2)修如幻三摩地:
   平時念念了知一切如幻,安住不動之本體,臨終一念亦如是安住,即能匯歸法性。

   (3)修彌陀大法:
   觀想自心種子字或明點衝出頂門,契入臨終法性光明或頂上彌陀心中。

   (4)修其他淨土法門:
   能見來接引的佛不是真正的佛,而是化佛。若自己能安住體性,或時刻自成本尊、持咒不斷,則化佛來迎時不要跟他去,只求佛放光加被自己安住甚深禪定,即可證入實報莊嚴土。

實相中陰成就

   中陰身初期,文武百尊各放極其強烈之佛光,其威猛如百千日月之光,接迎中陰身往生佛土;但同時又有眾生業力所現之暗淡、模糊的六道輪迴之光,同時現前。中陰身多畏懼強烈佛光,而墮入適意、暗淡之光明中,再入輪迴。

   謹記:此時為成佛或輪迴之關鍵時刻,此時應化光融入猛烈佛光,不可絲毫猶豫,如斯即成佛矣。

   並於在生之時,即常觀想虛空強烈佛光加被,並化光融入,令其純熟,屆時即使落中陰,亦可往生佛土。

   倘使在生的時候,百字明已誦滿了十萬遍為基礎,即使現生沒有成就、臨終也沒有得度,則在中陰文武百尊次第現前時,自然容易契入本尊剎土。

契入文武百尊的方法:

   (1)安住明空三摩地,或大空三昧。
   (2)觀想自身化為一點明點(自性明點),與文武百尊的強烈光明融合為一。
   (3)觀想自心放光,與諸佛光明打成一片。契入諸佛光明,即與諸佛一體。
   (4)觀想諸佛光明,由自己梵穴,進入自心與自性光明打成一片。
   (5)若不能觀想,就一心想自己投入佛光中,即能與佛光打成一片,因中陰身已非血肉之身,祇一幻影,心想衝入佛光,即契入佛光矣。

   投生中陰成就(包括已墮鬼道之眾生)

   (1)明空三摩地
   修明空三摩地者,事實上不可能落中陰。「即使」到了中陰,若能安住在大空三昧,對一切不分別、不愛惡、不取捨,了知自己真身猶如虛空——但不是虛空——像虛空般無形、無相、無念、無願,如是安住大空三昧,或是安住於明空三摩地,自性的光明,猶如大光明藏,遍滿在宇宙,如此觀想,所有的怖畏、壓迫、以及投生六道的種種景象,當下全空,馬上契入法性,匯歸性海,證到諸佛的果位。

   (2)如幻三摩地
   只要確信在中陰受怖畏的身、在鬼道受苦難刑罰的身皆幻,周遭一切可怖的情景、一切苦難、一切刑罰都是幻,乃至一切受苦難的眾生都是幻;我真正的身猶如虛空,安住在法界。僅此一念堅信,所有的刑罰。所有的怖畏,當下消滅。不但自度,還可以同度中陰道和鬼道的有情,一起超生、或者匯歸法性。

   (3)本尊法
   不忘自己是如幻的本尊,度如幻的中陰道的有情;到鬼道也是如此。若能時時安住如幻之本尊身,即使投生任何一道,都當為這一道的王,去度這一道的眾生。

   當我們在萬分驚恐怖畏的時候,還要持得住的話,一定要靠我們在生的努力。要不斷地增長定力,讓定力堅固、再堅固,即使千軍萬馬來,自心能不動,體性不動;即使原子彈來了,曉了即使世界毀滅,我的體性絲毫不受損壞。唯有如此,才能在輪迴道中超越輪迴,恆住彼岸。

   智敏慧華金剛上師開示錄——臨終與中陰成就法的日常觀修

時間:佛曆三0二二(公元一九九五)年十一月
地點:諾那.華藏精舍臺北總舍

   圓覺宗弟子每晚睡前,視為自己在此世間最後一刻,即將捨報,雖然並無臨終種種現象現前,但亦作臨終四大分解之觀想,則一朝捨報,自心可不亂而按部契入法性。

   凡人臨終時,有如下情景一一現前,可依次作觀而熟習之。

一、地大入水大

   感到如同受到高山下壓,像是要把自己壓死,身體變得很重,不能支持自己行住坐臥。內心心眼見到如陽焰的景象,有如沙漠中水蒸汽顯現的海市蜃樓幻景。

二、水大入火大

   感到波浪滔天,彷彿自己在水中即將淹死一般,身體覺得口鼻乾枯,五官的功能減弱,心眼覺得煙霧瀰漫在自己四週。

三、火大入風大

   外感火焰衝天,彷彿自己即將被大火燒死,體溫下降,身體逐漸變冷,內心覺得見到螢火蟲飛舞。

四、風大入識大

   外感飛沙走石,彷彿自己被颱風颳到空中,自己將要跌死,呼吸不能自如,呼出的氣如風,吸氣則在喘,內心覺得見到如蠶豆大的燈火不動,好像古代的煤油燈中間的那一點燈火。

   此時,五官功能逐漸失去,漸漸沒有知覺,但是仍感到親屬家人的聲音,其聲逐漸遙遠而微弱,這就是此生決定要終了之時,應徹底明瞭世間一切皆屬無常,自己即將捨報,六根與六塵接觸的一切法,體性本空,即於體性空中觀種子字,剎那自成本尊,然後放光上供諸佛,承諸佛回光悲智力用之加被後,再放光度眾生,令一切眾生皆成本尊,一切器界成淨土,然後傅承諸佛、自他所成之本尊、淨土皆化光融入法界光明,即於光明中安住。倘若屆時來不及這樣觀想,祇須一念觀情器、自他悉皆化光,整個法界是光明,在光明中入定,若無法入定亦無關係,祇要觀想住於光明亦可。平時就要時時練習純熟,在臨終時更要這麼修,無論有多大的痛苦,這一念都要持住,因為僅僅這麼一念,就可使自己超出六道輪迴而到淨土聖境,得到永恆的生命與永久的妙樂。

   對於修心有成就的行者,尚有以下四種境界顯現:當識入中脈時,心眼先見到白色,繼而見到紅色,之後見到黑色。見到黑暗時,即是禪宗所說的「黑漆桶底」,在這黑的狀態中,自已將失去知覺一剎那、幾秒或幾分鐘。之後又有白色的光明,帶著幾乎看不出的微黃色,此即自性本有的光明現前,應當下認證此即自己真心,剎那之間與法界子光明打成一片,名為母子光明會,即如過去那些密宗大德一樣契入法性,成法身佛。若於法性空中,又觀種子字,種子字化為本尊,即成報身佛。由自成報身佛之心中放光,一一光端有自己的化身在一一有情之前普門示現,應以何身得度,即現何身度脫,即是化身佛。如是一體三身,圓證法報化三身成就。

   本法決不可到臨終時才修,要在平日天天修。每天夜晚,都當作此生即將捨報,雖然還沒有四大分解的感覺,但不妨如幻地想:地大入水大,是何種情形,水大入火大、火大入風大、風大入識大,各為何種情景;閉著眼睛,以心眼看到白色,按著為紅色,然後是黑色,跟著就失去知覺,再顯白光時,心識已離開肉體,住於虛空,如是化光契入虛空,母子光明會,即成法身佛;若於光明中,再現種子字化為本尊,本尊即是自己,就成報身佛。法身佛無形無相,報身佛有身,能在淨土度登地以上的菩薩聖眾。報身佛心光遍顯於法界,一一光端有化身佛在十方剎土隨類現身,普門示現度脫一切有情。

   此法每日早、晚、睡前都要修,將每一階段的顯現都牢記於心,要熟悉到如他人呼喚自己的名字,不假思索立即就可以反應的程度,否則,到臨終時眾苦交逼,想修亦修不入。又當重病知自己不久於人世時,應將家產廣行佛事,印經布施,或贊助佛教道場,為下一站鋪路。

   此外,平日修法時要養成習慣放光供佛,即使臨終末能成就,昏迷三天半後醒來之後的二七日內,皆是文武百尊放強烈光明接迎眾生往生佛土,此時即可自心放光契入佛之光明,亦可契入。因此,平日修法,要了知人生及世間一切如夢如幻,而不攀緣執著,常觀本尊諸佛之光明如百千日月,在生時修慣熟練,到臨終及中陰時自然用得到,看到很強烈的光即知道是佛光,不會逃避,契入佛光而成就。但是,特別要注意的是:與佛光同時出現的,有暗淡、不刺眼的六道輪迴之光,就像在世時平日陰霧天所見到的光明一般,由於熟悉,就很容易喜歡此種光明。中陰身一生喜歡之念,即進入此種光明而墮入六道輪迴。因此一定要牢記,要堅拒此種暗淡光明,選擇強烈佛光投入,即不再輪迴矣。

   法本中常有「於自性空中現種子字放光供佛,諸佛迴光加被成本尊」乃至「化光融入諸佛光明」之類的觀想,要在平日時時修,養成習慣,否則到捨報時臨時抱佛腳,則不易得力,為自己所造之業的業風吹入輪迴矣!又,修習的時間要由短而長,本法為無上法門,一分鐘如是安住於佛光,即一分鐘是佛,十分鐘如是安住於佛光,即十分鐘是佛,如是一直延長,乃至永恆常住於佛光,即為真正的佛。

   本法每天至少臨睡時要修一次,每天能修而又一心淨信的人,個個都能成就。圓覺宗成就的弟子會很多,各位每天都不忘修這個法,則各位也將是成就者之一。若能夢中也如是觀修安住,則臨終及中陰成就可以肯定;倘若於禪定中現如是境界而母子光明會,就是即身成佛。

   本法是最大、最快、最究竟的法,並且每一個人都決定要走到臨終這一步,能於臨終契入諸佛光明,是最究竟的一步,沒有比這一步殊勝了。

   生命之鑰
智敏‧慧華上師基金會編輯組

   (本文特將具恩根本智敏‧慧華金剛上師,多年來再三開示、叮嚀之「中陰得度密法」重點匯整,並加上科學觀察、統計之結果做一對照,以堅定有緣大眾對中陰得度密法之信心,祈願人人皆能把握此生最後得度機會,而解脫輪迴苦海。)

   愚者逃避生死,不敢面對生死問題,終至輪迴生死,受苦無量。智者面對生死,勇於探索生死問題,終至解脫生死,永享安樂。

   死亡於佛教謂之「捨報」,祇是肉體壞了不能再用,而其神識是不滅的,隨著其生前所作善惡果報流轉,輪迴六道,繼續受苦。若能解脫生死,則其神識往生到極樂世界或諸佛淨土,不生不滅,永享安樂。孔子云:「朝聞道,夕死可矣!」本文即是要告訴大家——於死亡來臨時,如何把握住諸佛大願,迎向強烈佛光(有如百千日月同時照射之光明),避開輪迴弱光,即可往生淨土,不再輪迴受苦。聖經亦記載者:「穿越死蔭幽谷,光明必定現前。」故只要人人能把握此強烈光芒,生生不息之生命希望,方能真正擁有。

   有生必有死,人人都須面對,故無須逃避;本文所敘述之方法,是人死後尚未投胎之前,如何於生命最後機會,藉由佛菩薩悲願而承蒙救度。本文至為重要,實為此生能否決定往生諸佛淨土,不再輪迴之關鍵。因此不論你是佛教徒或是其他宗教徒,有修行或無修行,對本文有信心或沒信心,若能熟記本文確可受益無窮。一旦死亡來臨,面對文中所敘述現象,方不會倉惶失措,而錯過最後得度機會。故人人皆應熟記,並時而練習,更應努力為自己所摯愛的家人、親友、鄰居宣說此法,以祈人人皆能於此生解脫生死,永享安樂,不受輪迴之苦。

   由於解脫生死之方法包括「自力」與「他力」二大部份,「自力」即依佛法修持而即身解脫生死,當然為最隱當之方法;「他力」則為諸佛菩薩救苦救難,不可思議之悲願加持,故亦千萬不可忽視。若能「自力」與「他力」配合,雙管齊下,實為最有保障、最有智慧之抉擇,且是萬無一失之良策。

   本文以「他力」——佛菩薩悲願之極致,為敘述重點,由於方法至簡易行,故請有緣聽聞此法者,務必珍惜。

   美國的統計專家George Gallup發現美國有八百萬人曾經歷過瀕死的經驗(Near death experience)。以下是總結各種體驗的百分比:

瀕死體驗(NDE) %
離開身體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26
正確的觀察力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23
聽到聲音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17
感受到安祥無痛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32
見光現象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14
一生的回憶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32
去到另一個世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32
遇到其他世界的生命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23
入洞的感覺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9
能看未來、特異功能

   另一位美國醫生穆迪,他在一九七五年出版一本書叫《來生》。他亦蒐集訪問了一五0位死而復活的個案,他說:「在我研究死而復活的個案中,最令人難以置信,且對當事人影響最深的一個共同點,就是他們遇到一片強烈的光芒。一般說來,光芒剛出現時較為暗淡模糊,但是很快就越來越亮,最後達到人世間所沒有的燦爛亮度。沒有人對那片光是個人形表示懷疑,而且是一個很清晰的人形。這人形體對將死的人散發著愛心與溫暖,非言語所能形容。他們感到全身籠罩、融合於其中。……」

   瀕死之體驗與「西藏度亡經」(修持密法行者,此生解脫生死必熟閱之書,為藏密開山祖師蓮華生大士所著)所記載之內容非常類似。「西藏度亡經」受目前歐美醫學家、學者所重視之原因,即是此書對人死後末投胎前49天內(謂之中陰身),亡者的心境及其會面對的各種喜愛(如前面之瀕死體驗)、或恐怖的情景,記載非常詳細。最可貴的,書內將「亡者面對各種現象時要如何自處才能突破危機」,以及「要如何做才能蒙受諸佛菩薩救度,而往生諸佛淨土」之敘述極為精要;甚至錯過此得度時機時,應如何選擇好的投胎對象,都有非常詳細的解說,故誠為千載難逢之「希望寶典」。

   一般人千萬不要以為人死後之情景皆是如「瀕死體驗」那般美好。依經文記載:

   人於氣絕命終後,靈識離體未能即得解脫者,大都經過一種昏沉恍惚境況,為時三日半至四日之久,而頓覺清明,謂之初入中陰境。在此一剎那之清明,或可見家屬人等。

   又通常死者離體之業識,每自迷悶,且自計曰:「我豈已死?抑尚未死乎?」彼亦恍惚能見其親屬人等,一一當前,猶如夢中相逢。

   中陰身於未證解脫、未經投生之前,其神識時昧時明。一時忽見某處之親友等,如同夢中相逢,當向彼等說話,而被等竟置不理會,於是懊喪莫名,忿怒異常。

   忽又重聞呼己之名,及哭泣之聲,驟見其眷屬親朋,向其尸身悲號哀泣。或見桌上供設各品,當自計曰:「吾已死矣!奈何奈何!」此念一生,自覺最極苦痛,猶如紅熱鍋中被炸之魚。

   又見彼妻子等,舉哀哭泣之際,仍是前往柔言撫慰,當告之曰:「吾在此,不必哭。」而哭泣者,亦置不睬,於是又羞憤交攻,怏怏而去。

   倏忽因愛見妄執又不能已,匆匆然重復又來,期補前遇之憾,不意所逢所受,仍如前次無聊。如是至再至三,其懊喪之鬱積,愈經愈烈,煩悶之驅使,變本加厲。甚至不願審察其境地之善惡若何。任何代價亦不顧惜,但求託生,以減飄忽無依之苦,因而投入惡道者,比比皆是。

   靈識在中陰界,昏迷復清醒,深感極不安定,極不自在。且有一種極猛烈業風,吹無定向,猶如風捲羽毛,任其往復吹送,或起或落,身不由己,漂泊無定。

   忽焉,又有一種法界真空無比大光,驟然閃亮,光芒眩耀,莫可仰視。如秋雲善變,忽現奇形怪相,咄咄逼人。並且此強大光焰照射之中,常有無比巨大之聲,千倍電雷之列,聞之驚懼恐怖,心膽俱裂。

   更有可怕之食人夜*,執持種種兵杖呼殺喊打,直撲前來,欲斷己命。其數且極眾多,爭先恐後,奔躍而來。或復為惡人暴客之所逼迫,或復狂風暴雨、雷電雹石、烏霾密霧,將己籠罩。或山崩海嘯,或猛火飛焚。一切所見之相,所聞之聲,使中陰身驚怖欲絕,惶急無措,更已無路可擇,惟有望風狂竄而逃命。

   乃忽,又被追逼至於深不知底,一白、一黑、一紅之三座懸崖絕壁,且已岌岌勢將下墜。此時不得不回身,逃入山谷洞穴之中,即轉後身為蛇狼虎豹等身,永淪苦趣矣。……

   其實能「死而復生」者,皆是具有大福報之人,而其死而復生,無不在警示人們——真有來世,非一死百了,此生若不努力行善立德,絕無法擁有美好未來。

   詳細內容請至財團法人圓覺宗智敏.慧華金剛上師教育金會免費索閱「了生脫死」或「夢幻生死」(此二書皆取自「西藏度亡經」)。

   為方便大眾熟記,以下直接分段擇錄圓覺宗第七代住持智敏.慧華金剛上師之精要開示:

   「人在剛捨報之時,法性的光明都會現前,修持佛法的人,若能掌握這一剎那契入法性光明,當下即能匯歸毗廬性海,證到佛的果位。但是,一般未修佛法的人,就往往錯失這一剎那而無法契入。此時,有些人,會發現自己的神識離開了身體,到虛空中,甚至看到家屬在悲哀、痛哭。過了這個階段,亡者將昏迷大約三天半的時間才會醒來,並開始經歷從死亡後三天半算起,四十九天的中陰狀態。

   在中陰的初期,諸佛會放光來接引亡者,但是未曾修持過佛法的亡者,往往對諸佛接引的強烈光明感到害怕,不敢迎向前去,反而對隨著諸佛光明同時出現來勾攝亡者的六道輪迴光明感到親切。

   因為這種輪迴光明,正如我們平常所習慣見到的光明,此為業力所現,一旦接觸這種光明,亡者就再度墮入六道輪迴之中。因此,此時對強烈光明無須害怕,應勇敢迎向並投入這強烈光明,在剎那間,你就已往生諸佛的剎土。倘若依賴平常的習慣,而接近另一種你所熟悉的較暗淡柔和的光明,則在進入的剎那,你又墮入六道輪迴之中。

   因此,在臨終或中陰狀態時,在生時若是學會持念佛菩薩密咒的人,就應當持咒不斷,顯教習於念誦佛菩薩聖號者,亦應該一直唸誦,任何境界現前,都應持心不動,曉得一切皆是虛幻的夢境;或觀一切鬼怪都是阿彌陀佛,一切險境都是極樂世界,如此就能度過中陰險境,而往生佛土。

   然而,因果為三世不移之定律,六道輪迴之暗淡光明為眾生無邊業力所現,所以亡者生前,如惡業深重,即使已聞中陰救度密法,極思契入諸佛接迎之強烈光明,無奈六道輪迴之光如強力磁鐵一般將其吸之而去,或如被洪水般沖之而往,根本不容亡者有所選擇。所以在生應皈依佛門,懺悔罪業,極力行善戒惡,廣積功德。本宗弟子更應把握寸陰,行住坐臥,精勤修持,安住體性,以期即生成就,次之,亦能於臨終或中陰成就。」

   上師更慈悲匯成精要重點,以方便有緣大眾熟記與練習:

   1.一旦死亡來臨,必須確實了知:世間是幻,什麼都帶不走,一切不取,一切放下,因為不放下也不成;惟有全心念佛持咒,方能蒙佛接引,往生諸佛淨土。

   2.如果見到已經過世的親友來迎接你,或是冤家來逼迫你,甚至有天上的天仙來迎接你,千萬不要跟他們走,你應該要告訴他們:「請你們跟我一齊念「阿彌陀佛」,我成就後,會回來度你們。」然後專心念「阿彌陀佛」,不要再和他們講話,以免被引入輪迴。

   3.中陰期之一切境界皆是虛幻、是夢、不是真的,皆由自心如幻顯現,故不須畏懼害怕;祇要不取不捨,一心念佛持咒即可避開危難,往生佛土。

   4.必須切記:佛的光明非常強烈,有如百千日月,光芒眩耀,莫可仰視。由於中陰身已無質礙肉身,故只要心想投入佛光,或當下祈求接引,即能往生淨土。而與佛光同時出現有暗淡、柔和、不刺眼的光,千萬不可去,亦不可靠近,否則就會墮入六道輪迴,受苦無量。

   上師悲心深切,為令有緣見聞之大眾,皆能熟練於心,以備中陰之時究竟解脫,故特別傳授平時簡易修持之法:

   平時可於清晨或黃昏,看初昇之旭日或夕陽,注視於太陽之下二、三尺處之陽光(勿直視太陽,恐傷眼睛),心想:「此光即是諸佛之光,我要投入!」時時如是練習,到中陰身時,見到強烈光焰,也能作如是想,則心念才動,已入其中。此諸佛光焰雖極熾烈,但投入其中,卻是無限的清涼。

   至聖先師孔子曾云:「朝聞道,夕死可矣!」本文之重要,適可與之比擬。若能聽聞且能確信此解脫生死輪迴之密法,死亡又有何懼呢?(從眾多的死而復活之實例中,確實可發覺:只要在世之時,不做虧心事並且多行善事,其所經歷之死亡體驗大多是溫馨美好境界,故其皆不再害怕死亡即是明證。)

   迴向:

   經云:菩薩摩訶薩作大國王,於法自在,普行教命,令除殺業,閻浮提內城邑聚落,一切屠殺皆令禁斷,種種生類,普施無畏,廣修一切菩薩行,仁慈蒞物,不行侵惱,發妙寶心,安穩眾生,於諸佛所,立深志樂,常自安住三種淨戒,亦令眾生如是安住。所謂:願一切眾生發菩提心,具足智慧,永保壽命,無有終盡。願一切眾生住無量劫,供一切佛,恭敬勤修,更增壽命。願一切眾生具修離老死法,一切災毒,不害其命。願一切眾生具足成就無病惱身,壽命自在,能隨意住。願一切眾生得無盡命,窮未來劫,住菩薩行,教化調伏一切眾生。願一切眾生為壽命門,十力善根,於中增長。願一切眾生善根具足,得無盡命,成滿大願。願一眾生悉見諸佛,供養承事,住無盡壽,修習善根。願一切眾生於如來處,善學所學,得聖法喜,無盡壽命。願一切眾生得不老不病,常住命根,勇猛精進,入佛智慧。如是諸佛密意,我等願以此功德迴向,懇祝所願皆得圓滿。

   以此功德,四恩俱報,三有齊資,法界眾生,同圓種智。

   上來功德殊勝行,無邊福智皆迴向,普願沈溺諸有情,悉生無量光佛剎。

【全文終】

列印】 【关闭

榮譽建設:福慧慈緣網絡建設中心 Copyright 2006 - 2008 诺那华藏精舍‧智敏慧华金刚上师教育基金会
劃撥帳號:50348507 戶名:诺那华藏精舍
劃撥帳號:18968189 戶名:智敏慧华上师基金会
Email:hwatsang@gmail.com 联络电话:886-2-2753-2621